在香港感受“串语”
作者:   来源: 北京青年报
 

       在香港,电梯等狭小空间里的相遇,人们都会礼节性地问候

  ◆行者视线

  刚到港的某一天早晨,乘电梯下楼上班去。等电梯的时间,斜对门正好也出来了一位男士。我按照内地的习惯,当他是空气。他冲着我喊:“ZOUSA”。我心里想,这人怎么这样,跟陌生女士搭话,还问我“做啥”。心里就有了些许敌意,不理他。他又说了一遍,还是不理他。这位仁兄竟然锲而不舍地说第三遍。看来不回答,有没完没了之趋势。只好用除了家乡话只会说的第二种中国话———普通话说了三个字:“听不懂”。他恍然大悟,马上用普通话说:“早上好。”我也恍然大悟,赶紧说:“你好你好”。很多香港人,都听不懂不会说普通话。幸亏他普通话能听又能说,才既没有发生什么误会,又互相表达了友好。


  在香港,电梯等狭小空间里的相遇,人们都是会礼节性问候的。那天打算去买点东西,需要去商场。在大街上找人问清楚了一个商场的名字,到处找。总共二十分钟可以走到的地方,象我这种没有方向感的人,从上午转到了下午。实在太累了,找人问吧。没想到,香港最著名的铜锣湾时代广场,问了好多人,竟然不是听不懂,就是不知道。这个时候,迎面又走来了一位美女。问她,听懂了,也知道。可她一开口,说的竟然是英文。我也听懂了,一开口,说的是普通话。我们两个就这样,一个说英文,一个说普通话,互相还都听得懂地把问题搞清楚了。

  还有一次报了一个团,去郊游。一路上导游的话,象天书。我是一句都听不懂,非常之郁闷。等下了车,说集合时间地点了。我想,这弄不明白可不行。导游说:“SHIYI”点。我说:“哦,十一点。”团里马上有会普通话的急了,说:“是十二点十二点”。原来广东话里,一跟二的发音基本上是反的。在那里呆了一年多,十个数字我基本上是没有学会的。光一跟二就别不过来。因为别人说了“YI”,我脑子里要转八个弯。要想这是在哪里,哦,香港。是谁在跟我说话,内地来的还是香港的。香港的这个人会不会普通话。他跟我说普通话还是广东话。如此这么半天,才能搞明白到底是一还是二。

  与一些公司打交道,沟通的困难很是有的。香港的工作语言是广东话跟英语。沟通起一件事来,基本上是三种语言齐上阵。我说普通话,对方听不懂了。对方说广东话,我听不懂了。我说,没关系,你可以说英语。人家又把我当成英语是母语地来交流。我只好说慢点慢点。最后发现同样的东西,叫法还不一样。我说你给我“invoice”,说啊说,对方也不知道我在要什么。我就解释半天,说:“我给了你支票,你要给我个东西。”半天以后,对方终于明白了,说原来你要“receipt”。好象说发票对方听不懂,得说是收据。可在内地,说收据,好象不是正规单据似得。每次都是如此这般,才能把问题说清楚。当然大家都很客气,很不好意思。我为我的英文不好意思,他们往往就为他们的普通话不好意思。每次的沟通,都是在互相表示歉意,互相说不好意思中结束。

24小时点击排行
中国电梯协会信息网2018年年
关于召开中国电梯协会环境健康安
关于召开2018年设计与制造专
关于召开电梯质量安全国际研讨活
急救常识:被困电梯如何自救
使用电梯常识,不可不看
星光灿烂,“玛”到成功——记星
蒂森克虏伯:百年中国历程
快意电梯公司发展大事记
电梯交通配置概念及发展概况
日常乘坐电梯 这些举动危险
专家提醒切记安全乘电梯
家庭火灾中的逃生秘诀
江苏省住房专项维修资金管理办法
常州市市区住宅电梯运行维护收费